“概论”教研室举行2021-2022年度第二学期第三次集体备课会

发布者:李明发布时间:2022-06-10浏览次数:336

(本网讯)6月1日下午14:30开始,“概论”教研室举行2021-2022年度第二学期第三次集体备课会。本次会议在腾讯会议进行,主题是“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历史、理论与现实(1840—1949)”,顾友仁老师主持会议。


围绕本次会议主题,主讲老师、教研室汪兵博士从唯物史观出发,首先介绍了近代以来的几种主要社会思潮。其次,就学界关于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的叙事方式和研究范式进行了回顾、比较和反思,并据此指出一种基于“历史、理论和现实”维度上关于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的理解图式和研究进路,具体来说,从近代中国与西方之间的互动历史出发,从实践与理论之间的联系出发,从传统在现代社会中的张力以及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矛盾这一现实出发,方能对包括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研究在内的有关中国研究的问题上获得理论层面上的主体性,以及实践层面上的可行性。


汪老师讲座结束后,首先由张崇旺老师进行点评。张老师指出,近代以来各种社会思潮纷呈奔涌,彼伏此起,争持消涨,构成了蔚为大观的独特文化图景。汪兵老师以近代中国社会思潮变迁为题,首先介绍了近代以来的几种主要社会思潮,然后就如何看待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尤其是重点阐述了中国近代社会思潮变迁进程中的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兴起与发展,以及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汪老师的讲解对我们讲好“概论”课程中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与实践问题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史上,自始至终贯穿着马克思主义与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思潮流派的纷争。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置于近代以来各种社会思潮大交流、大调整的历史背景下,探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近代以来社会思潮的矛盾冲突和协调发展的复杂过程,既可以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马克思主义是如何中国化的,又可以藉此论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以展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原点的魅力。

接着,教研室老师围绕本次集体备课会的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其中,于川老师认为,汪老师系统分析了影响中国的各种思潮,重点解读了中国如何对待来自西方思想文化的认知范式,这是非常重要的研究视角,对我们如何正确认识中西方文化思想的碰撞与交流具有重要指导意义。通过聆听汪老师的精彩分享,使我注意到在课堂教学中针对中西文化思想交融解读的价值,尤其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传入及其中国化的过程解读的重要意义。非常感谢汪老师的精彩演讲,使我受益匪浅!

向继友老师认为,汪老师的演讲,从思想史的角度解释近代中国社会思潮变迁过程,运用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辩证法介绍了现有的叙事方式,例如,从西方中心出发的三种模式:“冲击与回应”模式、“传统与近代”模式、“帝国主义”模式;从中国中心出发的两者模式:“中国中心取向”模式和“以中国为方法”模式。上述叙事方式对我很有启发,让我整体了解近代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的思想史,增加了对近代中国历史变迁的深层理解,有助于学生理解中国近代出现的洋务运动、改良主义、维新变法、资产阶级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等,可以更好地帮助学生解释“社会主义是近代中国革命实践的必然选择”。让我感悟比较深的是在结论部分,汪老师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很多观点有助于增进我们思政课老师在实际授课过程中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的理解。例如,警惕近代中国思想史研究中非此即彼二元对立思维,就可以运用在我们实际课堂教学中,有助于学生增强对历史的全面理解,帮助学生克服片面、偏激的观点。这次研讨会学术性强、学理性严密,美中不足的是能不能增加一些例子,增加课堂教学的生动性和趣味性。

胡中月老师认为,汪老师从历史、理论与现实三个维度讲解了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梳理了革新与改良思潮、维新思潮与戊戌变法等近代以来几种主要社会思潮,列举了学界关于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的理论和研究范式,分析了近代中国社会思潮变迁中的历史与现实。汪老师讲解具有理论深度和现实针对性,有问题意识,列举了一些案例,娓娓道来,对后期概论课教学具有启发性意义。

田九霞老师认为,“凡思非皆能潮,能成‘潮’者,则其‘思’必有相当的价值,而又适合于其时代之要求者也”。作为时代气候的“晴雨表”,社会思潮是指在特定历史环境中,以人们的社会心理为基础,以某种思想理论为支撑,以动态形式反映一定阶级、阶层或社会群体要求的思想体系。通过汪老师对中国1840—1949年社会思潮变迁的梳理,我们可以透过思潮的波澜起伏,洞察近代社会历史的现状及其走向。究其原因,思潮是社会文化意识的表现,受制于一定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是由当时社会经济生活及其发展所引起的社会政治生活中的突出矛盾所决定的。因此,判断社会思潮进步与否,判断社会思潮有无生命力,需要依据社会生产力发展要求及由其决定的生产关系性质。与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潮不同,马克思主义因其进步性和强大的生命力在中国历史的大浪淘沙中得到淬炼,最终成为中国民众的不二选择,必将继续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引起社会共鸣,凝聚社会共识,焕发出强劲的精神力量!

王树杰老师指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在中国生根开花结果,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代表广大人民利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的大同思想相契合,同时又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实践。

许华老师认为,近代中国在被迫的第二次“西学东渐”历程中,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无论是洋务思潮、改良思潮、革命思潮、新文化思潮还是及社会主义思潮都围绕于救亡图存的时代呼唤。这些社会思潮的历史演变,是社会转型和社会变迁的必然结果。

王跃老师认为,了解近代中国思想史的演变历程,把马克思主义放在近代中国社会思潮的演进大势中加以考察,能为讲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提供十分重要的学理支撑。当然,中国近代思想史的演进是一个复杂过程,需要结合晚清以来中国的学术史和政治史的学派源流以及中外学术思想的交锋融合加以考察,才能呈现其整体面貌。

田天亮老师认为,汪老师分析了1840年到1949年我国社会思潮的相关问题,对当时我国涌现的各类社会思潮进行了深入透彻的阐释,并结合国内外学界的研究现状分析了这个问题,这对于我们准确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出场条件、历史进程和重要成果具有借鉴意义。分析和探讨这一时期的社会思潮,应立足近代中国社会的基本国情,准确认识各类社会思潮背后蕴含的实践方案,深入把握近代中国社会马克思主义在与各类社会思潮交锋中发挥的引领性作用以及其最终引领中国革命成功的深层次原因。

李奕老师指出,近代社会思潮的变迁要从理论与现实、宏观与微观、历史与未来的角度进行深入研究。在教学中更是要突出近代中国之所以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当时历史发展的社会、时代、实践等客观条件使然。

罗玉辉老师认为,思政课教学要讲好中国故事,西方中心论的本质是霸权主义,这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的本质不同。随着中国的强大,我们始终强调文明互鉴,包容发展,地球的文明是五彩斑斓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中国民族没有侵略的基因,中华文明也没有霸权的基因。中华文明受儒家思想影响,数千年历史始终坚持包容互惠的发展理念,这在当前及未来也不会改变的。

余建军老师指出,汪老师梳理了中国近代思潮的变迁,让我们比较清晰地了解了中国近代思潮的变迁脉络,这对概论的教学有裨益。他也评述了国内外对这种变迁作阐述的理论范式。这些理论范式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他们不能从根本上说明。从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社会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关系原理来看,社会主导思潮的变迁根源于社会实践方式的变化。

李媛媛老师认为,汪老师通过系统的历史梳理展示了近代中国社会思潮的变迁,视角独特。对社会思潮的范式分析更是充满学术性和逻辑性。在近代社会思潮中对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历史也进行了抽丝剥茧式的分析。她进而建议,在教学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同时代思潮的论战比较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同时,我们在教学中可以多增加一些生动案例来提升教学的生动性。

秦培涛老师指出,深入的理论研究是讲好思政课的基础性保障,讲好思政课要融入更多的历史性的分析,让学生在生动的历史中感受思想的魅力。

刘勇老师结合概论课教学,谈了自己的两点体会。第一,我们在概论课教学过程中,特别是在绪论和第一章,很有必要对近代社会思潮作介绍,但是要特别讲清楚洋务思潮、改良与革命思潮,与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区别与联系;还要讲清楚马克思主义思潮在中国兴起的多重复杂动因?凸显概论课应有的意识形态教育导向性。第二,要注意比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近代马克思主义传播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传播规律、传播特点、传播途径等方面的异同,使学生对马克思主义传播有更加全面的认识。

孙艳老师和彭祥睿老师也结合“概论”课教学实践,与大家一起分享了自己聆听本次讲座的感悟和心得。最后,顾友仁老师进行了简要小结。顾老师认为,汪兵博士结合自己的学术研究,从历史、理论和现实等维度,为大家系统地介绍了近代以来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的历史脉络,其关于近代中国社会思潮之变迁研究相关叙事方式的诠释,关于近代中国思想史研究相关注意事项的建议,具有一定新意和现实针对性,需要我们在“概论”课程相关内容教学过程中予以关注。顾老师希望教研室全体同仁在日常工作中戮力同心,有效打通教学和科研,努力以教学促进科研,教学相长,以科研反哺教学,把道理讲深讲透,有效提升思政课立德树人的成效,以圆满完成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时代使命。